學人觀點

  • 【觀點】王建平:評朱千華報告文學《挺進大石山:廣西精准扶貧紀事》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0-11-20  发表时间:2020-11-24 16:48:17  

    評朱千華報告文學《挺進大石山:廣西精准扶貧紀事》

    作者:王建平

     

    讀《挺進大石山:廣西精准扶貧紀事》這本書,我有三個沒有想到。

    第一個沒有想到的是作者。

    作者朱千華不是廣西人,而是經濟發達地區的江蘇人。在2018年地區生産總值排名中,江蘇名列全國第二,僅次于廣東。而我們廣西排在第18名,與江蘇相比,相差太遠。我這幾年都到江蘇調研,強烈地感受到他們經濟發達的程度。朱千華從這麽一個富裕地區到我們廣西這個經濟欠發達地區來生活和寫作,成爲南甯市作協的簽約作家,這已經讓我感到了意外!

    而不止于此,朱千華還去了更貧困的地區調研和采訪廣西各族人民脫貧攻堅的事迹,寫成了這本厚厚的報告文學集。這一個過程是很艱苦的,他的這一行動更讓我感到意外!從富到窮的反差是巨大的,我想他的感受也是最深的。

    此外,更讓我震驚的是,朱千華是職業作家,不拿國家一分錢工資,卻義務地做著宣傳廣西扶貧方面的工作!這至少反映出中國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幫助廣大貧困群衆脫貧攻堅的題材具有強大的吸引力,吸引著作家們去關注,去書寫。同時也反映出朱千華心懷大愛,感動于廣西脫貧攻堅中湧現出來的先進事迹和精彩人生。從這裏就可以看出這位外地作家以人民爲中心的創作理念,關愛和幫助廣西各族人民的高尚情操與崇高思想,以及濃厚的社會責任感和人文情懷。

    第二個沒有想到的是書中人物。

    這本書的第一個人物形象是南甯市上林縣扶貧幹部黃立溫。首先讓我震驚的是,他身爲殘疾人,卻主動要求到貧困鄉村去扶貧。看到他這名殘失雙手的扶貧幹部風雨無阻地奔忙在險峻的山道上,開山劈路拔窮根,把貧困的鄉親們帶上致富路,這種奮鬥精神與偉大志向怎能不感染我們?

    繼而讓我震驚的是,黃立溫還是南甯市作協的會員!作家主動下鄉扶貧,這本身就能夠給我們全體作家以強大的激勵!他的扶貧理念和實際行動也是以人民爲中心的。而他的扶貧經曆是他體驗生活的過程,也將是他今後創作的源泉,我相信他今後會創作出真實反映生活的作品。因爲他已經深入生活了,他已經通過他的工作與行動書寫了一部脫貧攻堅的時代大作,以後必然會用筆再寫下表現脫貧攻堅的文學大作。這也是值得我們每一位文藝工作者學習的。

    第三個沒有想到的是這本書。

    這兩年,我審讀了好多文藝申報項目,涉及脫貧攻堅的選題和項目實在是太多了,多到我都無暇看,更無暇評論了。可是,有人鄭重地向我推薦了這本書,我在寫完一篇課題調研報告後,把它拿起來,本來只想翻一翻。結果沒有想到,一翻就讀下去了,更沒有想到要忍不住地評論一番。

    從文學的角度來看,這是一部優秀的報告文學作品。

    首先,它緊扣時代的脈搏,描寫新時代的新內容。

    我們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展開的脫貧攻堅工作既是一場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的偉大工程,也是改變人類命運的宏偉壯舉。中國人民的脫貧就是助力世界減貧。它讓世界各國人民從中國的脫貧攻堅中看到希望,獲得啓示。這對我們文學創作而言就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大題材!

    朱千華通過一年多的時間,深入廣西各地采訪,足迹遍及東南西北中,然後精心創作,奉獻出這部38萬字的長篇報告文學,爲時代立傳,爲時代畫像。它聚焦“精准扶貧”“精准脫貧”,通過細致的敘述與描寫,真實地記錄了廣西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事迹與細節,真實地記錄了在這一曆程中人們思想觀念、心理情感的變化,爲波瀾壯闊的扶貧曆史增強了形象,增加了質感,增添了溫暖。因此,它不但具有曆史的價值,而且具有文學的價值。在全面完成扶貧使命即將到來的時刻,它還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對于讀者而言,這本書也是精神扶貧、靈魂扶貧的教科書!我們讀了它,心靈世界得洗刷,思想境界會升華,我們也能享受到精神脫貧的喜悅!

    其次,它表現人物的靈魂,描寫了新時代的新思想。

    評判文學作品優劣的標准之一,就是看它是否寫出了個性鮮明、血肉豐滿的人物形象。縱觀文學史,我們可以發現經典作品之所以經典且具有永恒的魅力,就是因爲它成功塑造了人物形象。朱千華在創作時深谙文學要塑造人物形象之規律,所以他的構思是立足寫人,以人帶事去寫扶貧。于是,他爲我們塑造了19個栩栩如生的人物藝術形象。這些人有扶貧幹部,有脫貧楷模,還有爲脫貧而獻身的英雄。這些形象具有動人的魅力,像卷三的《絕地逢生:石山王國的傳奇》這一篇,寫廣西大學畢業生藍鈞和他的石漠化葡萄園。我因爲原先在廣西大學教書,所以對他産生了審美的親近感。有的情節和細節竟然讓我讀得熱淚盈眶,例如縣委縣政府對他的支持,又如他到廣西農業科學院找白院長求助,白院長立即帶領專家火速救援等。作者在寫這些人物時不是簡單地記敘事迹,而是挖掘他們的內心世界,表現他們的真實情感與心理活動,寫了他們的努力,寫了他們的挫折,進而揭示扶貧要扶志(志向),扶貧要扶智(智慧),幸福是靠奮鬥得來的大主題、大道理。作者在寫他們時不但有大事件,而且還有小細節,緊貼地氣,散發出生活的氣息,散發出泥土的芬芳,散發出思想的光華,所以這些人物是真實的,有血有肉的,我認爲是成功的。

    最後,它講究敘事的技巧,增強了作品的可讀性。

    報告文學這一體裁因爲具有新聞性、寫實性,所以很容易照事直寫,這樣會造成作品的平鋪直敘,枯燥乏味。而作者在這部報告文學的創作中十分講究寫作技巧,並表現得十分娴熟,在敘事中時常打斷讀者的心理定勢,巧設懸念,吸引讀者。例如卷一的第一篇《無手幹部:開山劈路拔窮根》,開頭並不是按照事件的先後去寫黃立溫要求去扶貧,然後再去扶貧,而是寫了一個戲劇化場景:黃立溫去到古春村村頭,拒絕了村黨支部書記熱情伸來的手。這種打破常理的行爲不但讓村幹部們目瞪口呆,也讓讀者目瞪口呆。這一下子就形成了懸念,馬上就抓住讀者的閱讀好奇心,想要繼續讀下去,想知道黃立溫爲什麽要這樣。這種寫法就把黃立溫無手殘疾的特點寫出來了,讓人印象深刻。而他在五保新村第一夜的經曆,也具有小說敘事特征或者說像一出懸疑電影場景。這樣的寫法大大地增加了這部作品的可讀性。

    我認爲,一部作品必須要讓人讀下去,才能判斷出它是否好。能吸引讀者讀下去的作品,當然就是好作品。從這個角度來說,《挺進大石山:廣西精准扶貧紀事》自然是一部好作品。

    (作者系金爵棋牌文化研究所所長,廣西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教授)

分享到: